历史


当活侯夫人还是一个小女孩,其父T.J史密斯执管兰德维克期间,冠军马【彼得潘】(Peter Pan) 居住在现今超级现代化的Tempest Morn马房,该马房也是图洛赫农场四个组成部分之一。那时是20世纪30年代中期,一代名驹【法雅纳】去世,大萧条的浪潮正席卷澳大利亚,而这些点缀着兰德维克赛马场、在接下来80年间因一对父女组合举世闻名的马房依然是许多不朽纯血马冠军的摇篮,尤其是【彼得潘】。著名赛驹【Beau Vite】、【Amounis】和【俄罗斯】(Russia)也曾在此居住,从这里走向赛场。

图洛赫农场帝国的主马房和总部位于宝柔街图洛赫农场马房。在T.J史密斯入驻前,这里是伟大的纯血马冠军【香农】 (Shannon) 的故乡。【香农】曾住在7号马房,该马房也随后被活侯夫人粉刷成蓝色,以纪念这位传奇赛驹。

当史密斯于20世纪40年代中期入驻图洛赫农场后,冠军的浪潮不断持续,首当其冲的是【Bragger】,他曾不止一次地以100倍的赔率获胜。虽然史密斯在晚年将【Bernborough】列为其职业生涯所见过的最优秀的赛驹,【Bragger】却一直是他最钟爱的赛驹,因为只有当【Bragger】赢得比赛时他才“有钱吃饭”。在位于著名唐凯思特赛马酒吧对面的唐凯思特大道上现在还有一座以【Bragger】命名的单元住宅楼。

T.J史密斯的历史深深植根于这片位于悉尼东区的区域,但该区域的历史并非始于史密斯。早在1841年,澳大利亚赛马俱乐部 (AJC) 便在此举行比赛,如AJC圣烈治锦标赛等,这比史密斯拿到练马师执照还早了100年。史密斯无疑是澳洲赛马史上最著名和成功的练马师之一,赛马给无数人带来了无与伦比的乐趣,一些旧马房活侯夫人一直沿用至今。

在执掌图洛赫农场的50年间,史密斯训练出了澳洲赛马史上最杰出5匹赛马中的2匹,最杰出10匹赛马中的4匹。关于谁是史上最伟大的赛马这一问题目前尚存争论,没有绝对的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或第五。但在所有专家眼中,【京士顿城】(Kingston Town)和【图洛赫】(Tulloch)无疑能跻身前五,而这两匹马正是由史密斯所训。而由史密斯所训的冠军马匹【Redcraze】和【Gunsynd】无疑能轻松跻身前十。

能训练出澳洲赛马史上最杰出的10匹赛马中的4匹无疑是一项惊人的成就,难道不是吗?史密斯连续33年蝉联练马师排行榜榜首,33年!他训练出了一批对于任何马房来讲都可称得上“奠基马匹”的骟马和母马。除了连续33年问鼎练马师排行榜首位,史密斯也是澳洲赢得一级赛数量最多的练马师,其33年来连续赢得重量级别比赛和大都会常规赛的纪录无人能及。这一切的成就都是在图洛赫马房取得的。

在史密斯执掌图洛赫马房的50年间,从冷战到原子弹,到越南、肯尼迪遇刺、韩国、伊拉克、里根主义、惠特兰、撒切尔夫人,世界风雨变幻,而史密斯不断调整自己的练马哲学和马房的商业定位,以应对时代的变迁。

伴随着成功接踵而至的是业务的扩张,位于宝柔街的图洛赫马房依然是总部,史密斯又接连买下几个马房以安置自己的“明星团队”。这些较新的马房依然隶属于图洛赫马房, 它们根据由史密斯和活侯夫人训出的冠军马名字命名,分别取名为Desert War, Tempest Morn和Bounding Away。

兰德维克赛马场位于这些澳洲具有历史性产业的中心地带。这里是见证奇迹诞生的地方。直到今天,从这些马房走出了许多身披图洛赫马房彩衣出赛的纯血马,他们价值不菲,努力训练为下一场比赛做准备。马房是一切业务完成的地方,而赛场是能够赢利的地方。

兰德维克是澳洲最大城市的赛马中心,也周期性地成为澳大利亚赛马的中心。人们在提到兰德维克的时候会很自然地想到活侯夫人。活侯夫人带领其团队,以她自己所描述的,“动力十足”地迈向21世纪。在这样一个比其父所处的时代竞争激烈得多的年代,活侯夫人在20多年间都保持着顶尖水准。

马房还是【彼得潘】和【香农】健在时的马房,马的品种也与当年并无二致,唯一不同的是如今来自欧洲的影响已远远超越于来自新西兰的影响。尽管练马师们来来去去,一些马房因为经济危机而关闭,而一些新的马房被建起,战争打响,甚至悉尼被袭击,但图洛赫马房却依然坚挺。

赛马是澳大利亚的大众运动,由一对”父女组合”所拥有的马房在近100年间为这一运动做出了无与伦比的贡献。父女俩总共训练出超过400匹一级赛冠军。在史密斯接管之前,从现在组成图洛赫马房的四处马房走出了许多赢得高水准赛事的马匹,他们与活侯夫人、T.J史密斯、【彼得潘】、【Redcraze】、【图洛赫】和【京士顿城】等一起在“澳大利亚赛马名人堂”占有一席之地。

      

Connect